社会化养老与医养产业构建

2021-08-11 16:32

医养结合产业,不是医院和养老院结合,而是养老和医疗结合,本文通过对国家养老、社会化养老、社区养老的形式,阐述了养老体制中存在的问题、养老事业的发展现状,提出了社区养老对社会化养老肩负的使命,思想观点鲜明、文辞锐利,参考性较强,值得各地养老服务机构借鉴。

 

医养结合产业应该是国家造福国民的公益事业,是解决民生养老问题的基本保障。目前,世界上一些国家早已经实现了国民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免费供养老人的基本国策。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就已经实行了全民免费医疗全民免费教育全民免费养老的国策,也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奋斗目标,后来因为继续闹革命,造成了“五年饥荒”和“十年浩劫”,而改变了国家发展的正确轨道,向资本主义社会跟进学习,造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进入了所谓的“改革开放时期”,国有制变成了私有制,一切向前(钱)看,经济发展起来,民生医疗民生教育民生养老大问题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又摆在了国家和个人面前,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免费费养老在实行了多次政改后,形成了现在的民生情况,大部分体制内的干部职工虽然打破了“铁饭碗”,但是却收获了“金饭碗”,退休后领取退休金,享受社保和医保,老年生活基本无忧无虑,体质虚弱和行动不便的退休干部职工,也有足够的钱雇佣保姆享受护理,基本上是享受国家免费医疗免费养老。

 

还有一部分务工的体制外的人员,这些年也开始在国策的规范下,享受了合同制待遇,有了社保,有了医保,有了退休金,老年退休后,医疗和养老也基本无忧。还有一部分私营企业主,社保医保基本上等同了合同制待遇,还购买了商业保险,这部分人在老年前和老年后都不会为医疗和养老问题犯难。这样,也算是国家变相地实现了一部分人的免费医疗和免费养老的基本政策。

 

还有很多的农民,才是最希望最需要享受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免费养老的人群,解决这些人群的医疗和养老问题,才是面临的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因为新中国推行一夫一妻制,前段时期又推行计划生育国策,出生人口减少,多子多孙多福的传统被改变,如今社会人口进入老龄化,家庭人口少家庭养老的传统规则也被打破,只能推行社会化养老才能满足老年人和老年人家庭的需要。之前国家供养的“五保老人(无儿无女的老人)”和“低保老人(特困群体老人)”,只是农村老人中的一小部分,绝大多数农村老人虽然已经享受了农村合作医疗和农村社保,但是由于社保交费基数低,享受的社保费也低,无法满足养老需求,对于家庭养老来说,老年人吃饭问题能得到一定程度的补贴,还没有足够的资金加入到社会化养老,护理问题还无法解决,所以养老事业和医养产业发展,主要得为这些人群考虑,这也是需要解决民生问题的公益性事业,只面向有钱人、国家供养的五保老人和低保老人开办的养老院,只是对这些老人采取了有偿的护理服务,与敬老爱老传统美德还相差甚远,社会化养老,也不能单单局限于这些老人,只有把免费医疗免费养老的国策正大光明地推行开来,才是解决农村老年人养老问题安享晚年的不朽成果,社区养老,才是解决社会化养老的基本保障。

 

目前的很多养老服务机构和很多医养结合产业基本上都是打着为老年人服务的幌子享受养老优待政策牟利的机构,真正需要养老服务的低收入家庭的老年人进不了养老院,有高收入家庭的老年人又不想多花钱进养老院,这就导致了所谓的很多养老院运营困难的假象,很多建设规模较大的养老院成了空院子,新建社区开辟出的养老中心很多被挪作他用牟利,所以,很多地方的养老机构建设和养老服务条例虽然有模有样,还是无法解决更多老年人的养老问题。所以说,医养结合产业应该是社会公益产业,不应该是高收费产业项目。医养结合产业是造福社会老人,不是面向社会谋取利益。医养结合,不是医院和养老院相结合,是养老和医疗相结合,养老院必须具备医疗条件的建设要求,服务老年人的生活饮食和医疗,让老年人吃好、穿好、住好、身体好,才叫真正的养老。

 

目前社会上的很多养老院、敬老院、护理院、养护院、幸福院、老年人福利院、老年人保健院,等等,都是为老年人服务的机构,服务政府拨款供养老人居多,服务慈善捐助的老年人居多,服务高收入家庭老年人居多,所以说,只有推行社区集中养老,把空闲的各类养老院改制为社区养老院,全面推行社会化养老,逐步使养老体制更加完善,对老年人集中供养、集中管理、集中护理,让老年人真正过上老有所养的老年生活,才能真正把医养结合型养老产业做成造福于民的公益事业。

 

养老机构如果不高收费,没有高效益,医养产业怎么发展起来?老年人的吃穿住行和医疗护理,费用从哪里来?这是社会化养老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国家已经开始为60岁以上老年人发放农村社保和居民社保,医保报销比例也明显增多,这一部分款项转移到社区集中养老方面,老年人的吃饭和就医就能基本解决。集体收益的部分用于公益事业的资金和居民福利待遇转移到社区集中养老,管理费用和护理费用(定员定岗)也可以解决。每个家庭每月再为供养老人缴纳几百元的供养费,也能解决老年人的穿衣和消费(老年人做活动做运动的微量支出),社区集中养老用房和建设用房由国家建设或由集体建设或由养老企业建设或慈善机构建设,为一次性投资,为公益公共项目,无需住养老年人和老年人的家庭承担这些基础建设费和维修费,老年人住宿是不会产生什么住宿费之类的费用的。只要当地政府相关部门一心一意把老年人的养老工作抓好,老年人养老问题并不是什么大事,以“老年人故土难离”、“老年人不想离开子女”、“老年人没事找事的太多”等借口来对待老年人的养老服务工作,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养老机构管理人员与老年人养老管理不是上下级关系,是服务和被服务的合作关系,服务人员想一想哪一天也会成为被服务的老年人,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是需要互相谅解的,位置互换去考虑问题,身体健康有劳动能力的老人帮助护理半失能老人,互帮互助,也是可以采取的互助养老措施,能减少护理人员,也是压缩养老经费的一种方法,值得在社会化养老过程中推广。

分享到